新闻中心
华美新闻
行业新闻
研究热点
员工天地
促销活动

请扫描获取我们的联系信息

《Nature》:和想象完全不一样?博士生、蛮难的!!!

浏览次数:63      日期:2019年11月22日 11:17

 

 

​11月13日,《Nature》发表了一篇名为“phDs:the tortuous truth”的文章。

这项调查的受访者来自全球各地和各个领域,涵盖6320多名phD学生,是调查历史中最多的一次。

为提高国际参与度,此次调查使用了英语、西班牙语、汉语、法语和葡萄牙语五种语言进行。超过三分之一(36%)的受访者来自欧洲,28%来自亚洲,27%来自北美或中美洲,9%来自非洲、南美洲和大洋洲。大约有700篇回复来自中国。

 

 

 


 

 

 

拿到博士学位从来都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是可以说Marina Kovačević的日子特别难过。作为塞尔维亚诺维萨德大学化学系的三年级学生,她在没有资金支持的情况下开始了她的博士项目,这迫使她找到了酒保和服务生的兼职。两年后,当另一个实验室出现一个资助职位时,她突然从药物化学转到了计算化学。

额外的兼职,长时间的实验室工作,以及对她的研究和关注领域的彻底改革,使得Marina Kovačević成为了一个工作过度、超负荷、前途未卜的博士生的缩影。然而,她再高兴不过了。她说:“我想我已经到了我应该去的地方。”“我喜欢每天去上班。我有很多事情要做,但我并不紧张。我想象不出还有什么能给我带来这么大的快乐。
 
《Nature》杂志对博士生的第五次调查结果证实了Marina Kovačević的经历,讲述了在压力、不确定性以及与抑郁和焦虑做斗争的背景下,个人奖励和恢复能力的故事。
这项调查吸引了6320多名职业生涯早期的研究人员回复,是十年调查历史中回复最多的一次。受访者来自世界各地,代表了科学领域的各个方面。


在调查答案和自由评论中,学生们表达了对培训、工作与生活平衡、欺凌和骚扰事件以及不明朗的就业前景的普遍和深层次的失望。
今年的调查还包括了早期职业研究人员提出的新问题,包括学生债务、欺凌和骚扰以及看护责任。首次向所有受访者提出的一个关于心理健康的问题,揭示了高等教育一些更令人不安的影响。
 
与《Nature》杂志此前对博士生的调查一样,这些调查的积极意义通常超过了消极意义: 75%的受访者表示,他们至少对自己获得博士学位的决定感到满意,这一比例略低于《Nature》杂志两年前进行的最新博士生调查的78%。
 
来自世界各地受访者的部分反馈:

 

 

“获得博士学位对心理健康的影响怎么强调都不为过。我希望自己是唯一一个这样说的人,然而,我课程中的学生正在与自杀、抑郁和焦虑做斗争。” (美国)

“学术系统是非常传统的,仍然经常惩罚那些不守规范的人。” (美国)

“我对我的博士学位很满意!我是一个局外人吗?” (澳大利亚)

“尽管在攻读博士学位和从事学术职业方面,许多负面因素现在被突出,但作为一名研究生,我很享受自己每天要做的事情。” (美国)

“哲学博士的确很难,但当我们满怀激情地看待事物时,就不那么难了。有激情的博士学位是一次性的经历。” (印度)

“我们需要向博士生支付更高的薪水。” (美国)

 



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此次调查的部分结果:

 

 

37% 的受访者不在他们成长的国家学习。国际(非本土)学生最有可能在欧洲(52%)和美国(25%)完成博士学位。
促成他们不在本土学习的原因(TOP3)主要为体验另一种文化、在本国缺乏项目经费、更多的就业机会。


19%的受访者在攻读博士学位的同时还有工作。其主要动力是帮助维持收支平衡(53%) ,其次是希望发展其他技能(25%)。


学生们最关心的可能是职业前景的不确定性,保持工作与生活的平衡,完成关于时间的研究以及自攻读博士学位以来的资金问题。有趣的是,几乎有相当比例的受访者认为他们的满意度自研究生学习以来有所下降(45%),相比之下有所上升(42%)。


74%的受访者对自己攻读博士学位的决定感到满意。71%的受访者对自己的博士经历感到满意。与总体满意度密切相关的因素包括与主管/PI的关系、出版物数量、工作时间、实验室顾问的指导以及工作与生活的平衡。


27% 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每周花在博士项目上的时间为41-50小时,25% 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每周花在博士项目上的时间为51-60小时。


85%每周花41小时以上攻读博士学位的受访者对自己的工作时间不满意。36%的受访者曾因焦虑或抑郁寻求帮助。49%的受访者表示他们的大学有长时间工作的文化。

 
21%的受访者在他们的博士项目中经历过欺凌。主管(48%)、其他学生(38%)及其他教职员(33%)是最常见的肇事者。21%的答复者在博士学位课程中遭受过歧视或骚扰。性别歧视(39%)和种族歧视(33%)是最常见的形式。

 
56%的受访者认为学术界是他们完成博士学位后最有可能工作的领域。最受欢迎的职业道路是学术界的研究,其次是行业研究。最不受欢迎的路径是与研究无关的角色。


41% 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在开始攻读博士学位后更有可能从事研究工作。相比之下,26%的受访者不太可能从事研究。资金和工作与生活的平衡是追求学术研究生涯的主要障碍。


67% 的受访者认为他们的博士学位将大大或显著地改善他们的就业前景。大多数受访者(46%)认为,他们将在完成博士学位的头两年内找到一份永久性工作。


 

 

 

 
个人研究是学生当前职业决策的主要知识来源(60%),其次是主管和同事的帮助和建议(30-28%)。三分之一(33%)的受访者从其所在部门的人那里了解到非学术性的职业机会。

 
超过一半的受访者(51%)认为系里的工作人员对他们在学术界之外的职业生涯持开放态度,然而只有29%的人认为他们在这方面得到了有用的建议。只有四分之一的人认为,他们的课程为他们从事与科研无关的职业做好了充分准备。24%的人表示,如果有机会重新开始,他们会改变自己的学习生涯,8% 的人根本不会攻读博士学位。

 

 

 

 


科研压力、生活压力、家庭压力、就业压力……全世界的博士生,太南了!还有博士生朋友戏言:本来想成为下一个诺贝尔奖得主,结果快去见诺贝尔先生本人了。

可是,这就是我们的生活啊,他人,又何尝不如此艰难呢

我能倾听你的诉说,我也希望做科研的你坚持点、耐心点,也许,我们该期待下一个路口的遇见~

武汉华美生物一定愿意在科研的旅程中伴随着您实验成功的收获,与你一起度过人生的那一段看似艰难而又美好的科研岁月!


 

 

本文参考信息来源: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19-03459-7

原文以PhDs: the tortuous truth为标题发表在2019年11月13日的《自然》职业版块上

PhDs: the tortuous truth 全文免费下载

关注“武汉华美生物”官方微信,后台回复:“PhDs”

 

 

 

—END—

——华美生物·让科研变得有温度!——

 


●●●